当前位置:木豆小说>其他小说>重生邪师鬼谷子> 第二章 后会有期 后悔无期

重生邪师鬼谷子 第二章 后会有期 后悔无期

当我跌跌撞撞走到村头碰到了正四处找我的爹,俺爹见面给了我一脚,踹了我个趔趄:“你这放羊的可好,羊回来了,人给放没了!你还能干点啥?!”

我大喜:“羊回来了?没少不?”

很多东西都被我们想复杂了,如果当时我就回家就不会碰见那家伙了。

到那破旧的老屋已是九点多了,昏暗的十五瓦的灯泡映着愤怒的爹和担心过度不知所措的娘,以及帮忙寻人的二大爷、三叔等,见人已找到众人便各自回家。

我吃着已泡通的面条,心中如释重负。

只有娘在身边,我小声问:“娘,今晚我找羊的时候碰到一个奇怪的人——”

我刚说到那人的长指甲,娘便打断了我:“我可怜的娃,肯定是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!明天得叫村西的赵阔子的娘来看看!”

我不再作声,闷声喝面条,整个屋子只剩下胡溜溜的吸面条声。

喝下整碗面条,我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娘,我是五月初几出生的?几时几刻?”

“五月初七,不就是上个月么,才给你买的新鞋!”

“几时几刻?”

“啥几时几刻?”

“就是几点?”

“我的娃来!你咋了?胡言乱语的,看来真是撞了邪!”

“娘,你说是几点嘛!”

“大晌午生的——好了娃,赶紧睡觉去吧,明天得找人瞧瞧就好了!”

我琢磨:午时三刻不就是大晌午么?难道那个怪人与我有某种神秘的联系?那明天的约定还有胆子去么?思前想后,夜已深,只听得见远处加班施工的声响,我也渐渐沉睡去。

心思过重,难免生梦,梦中我得到怪人传授的草上飞轻功,在下一届奥运会相关项目金牌得了好几十块,挂满脖子的金牌坠得颈椎疼——

第二天的太阳感觉灿烂异常,门口的梧桐树上喜鹊叫个不停。

村西的神婆婆来了,围着我转了几圈,嘴里念念有词,随后把俺娘叫到一边,小声说着什么,干瘪的手递给娘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,同时接过了俺娘塞来的一包鸡蛋:山村贫穷,鸡蛋也算是拿得出门的东西。

我穿上最好的一双鞋,赶着羊急火火地上坡了。

看着昨晚不辞而别私自回家的头羊,我生气地踹了它屁股一下!

把羊赶到昨晚遇见怪人的附近,我四处打量,真看不出那人藏在什么地方,目光停留在高挺的神山——莫非他是从哪里出来的?

我又担心此人是不是隐藏深山的通缉犯,如果我给他吃的喝的,那我岂不是成了共犯?

哎呦!想得太多,脑袋超负荷运行,有些发裂发胀的感觉。

太阳偏西,等到大约四五点的光景,我便拔了木橛子,赶羊回家。

回头望神山,总感觉那里隐藏着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我——

回到家,我从里屋里拿了几个煎饼卷作一团,包了几块老咸菜,又把早上没舍得吃的一个熟鸡蛋装进口袋,跟忙着纫缝纫机线的娘说找二伟问问外出打工的事,便悄悄把东西揣在怀里溜出院子,直奔昨晚案发现场。

夕阳下山,晚霞颜色渐失,我怀揣煎饼不禁感叹:二伟所描述的大城市的花花世界能有家乡好么?

天色渐暗,鸟雀归林,我的心也不禁跳得快了起来。

平时都没怎么注意,这晚上的夜空怎么会没月亮呢,这个阴历真是让人弄不懂。

还好今晚星光灿烂,望着远处村人的灯光,我想如果在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,还真是心有不甘!怎么也得到外面去走一走看一看,也不枉活此一生啊!

正感慨间,身后阴风掠过,猛一回头,怪人驾到!

“东西带来否?”看来他还真是饿得不轻来。

“呢,煎饼咸菜!够您吃好几顿的!”我大献殷勤:“这里还有一个鸡蛋,新鲜着呢,昨天鸡下的,要不是神婆上我家去,我能拿好几个来。”

他接过煎饼,接着星光端详片刻,咬了一口,费力地嚼着:“小子,你的生辰几时几刻?”

“五月初七的晌午,午时!”我怕他听不懂我们的方言,便模仿新闻联播上的来了句普通话。

他瞄了我一眼:“待天光具足时,我得好生端详,若是天机如此,老夫也只好顺应天命!”

感到他对我不太满意,我便自我推荐:“我识字少,但脑子还算好使,还有一把子力气呢!求求您,教我轻功,让我参加奥运,为国争光!”

“奥运?魏国争光?”

“是啊,得了金牌,咱就不用啃煎饼了,天天鸡腿啃个够!”

“据我推算魏国已亡,此魏国为何国?”

我不禁笑出声来,跟文盲交流如此费劲:“老同志,现在是中国,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的大家庭!”

大概是他自知文化层次低,便不再言语,兀自啃着煎饼。

风吹草丛沙沙沙,不远处听得见一小动物悉悉索索挪动,据经验判断那不是老鼠而是只出来觅食的刺猬。

他还在卖力的咀嚼着煎饼,为了打破一下尴尬的气氛我问道:“老先生您多大岁数了?”

“老夫已活了两千多年了。”

“那你岂不是神仙?岁数这么大跑得还这么快?”

“呵呵呵,姑且算吧,简单告诉你吧:很久以前我退出江湖后在此谷中山洞闭关修炼,不想意念俱灰,魂魄出窍,不想已过了这么多年。昨日山洞巨震才将老夫惊醒,不料却已两千余年。昨日经老夫掐算,你小子与我有缘,老夫想收你为徒,你愿不愿意?”

“师父,徒弟给你磕头了!”我当即下跪,当当当三个头。

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住在山下哪个村?明天我去找你。”

“孙健,师父您就叫我小健吧,哝——”我指了指灯火昏暗的远方:“那就是俺庄!”

“好,三天后我自会找你!”说完转身要走,临了回首蓦然一笑:“这个饼不错,只是有点硬——”说罢如鬼一般没了身影。

我愣了一会儿,方才缓过神来,心里不禁小激动:终于到了我出人头地的时候了!“起来!不愿做努力的人们,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——”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站在国际赛场上的飒爽英姿!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