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木豆小说>其他小说>女官攻略> 未分卷 80、犹未言败

女官攻略 未分卷 80、犹未言败

毕竟现在管着自己的人,幼安没说什么,心里其实对这句话很不以为然。在她看来,贺锦书在武皇后面前呼风唤雨,放眼整个含凉殿,甚至整个大明宫,任谁都要小心看她的脸色,像她这样的人,哪里会知道“憋屈”二字怎么写。

上官婉儿这个人,并不狠厉阴损,除非必要,她在含凉殿从不轻易与人结怨,可她就是能恰恰让幼安觉得窝火。

贺锦书把她手里的墨块拿下来,放在一边:“你今天心绪不稳,不必再当值了。这种情绪下,最容易做出冲动的决定。”她顿一顿,在幼安对面坐下:“你知道我是怎么入宫的么?”

幼安茫然地摇摇头,贺锦书闭上眼回想了一番:“时间太久远了,我都快要不记得了。我的夫君是我父亲的学生,我的女儿那时才刚刚一岁大,因为夫君莫名其妙地卷进一场谋逆大案,一夜之间他们全都离我而去。”

贺锦书的声音跟她平日里一样冷硬,好像讲的都是别人的事情:“那时我可以选择一死了之,或是入宫成为最下贱的奴婢,我选择了后者,因为我有一个天真的念头,只要我不断接近皇权,总有一天,我可以为我的亲人们陈冤昭雪。”

幼安一愣,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,她猜得到,贺锦书多半也是罪臣家眷,却从不知道她还有这番过往。

贺锦书盯着桌上一个墨点,继续说下去:“可是当我真正离皇权越来越近,我才发现,对我来说永世难忘的惨痛经历,在那些上位者心里,根本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。皇帝召见我时,根本不曾对我有任何戒备之心,因为他并不记得我是如何入宫的。”

“当你微不足道时,你以为别人会嘲笑你?”贺锦书缓缓抬头,看向幼安,语气已经变得分外严厉,“那你可就错了,别人根本不会在意你。如果你明天仍旧是这个状态,很快就会在天后面前犯错,即使是最微不足道的小错,事不过三,天后就会把你驱逐出内弘文馆,所有人的眼睛,都只会盯着天后身边的新宠,根本不会有人记得,还有你这么个人存在过。你想争一口气,就让她们看看,究竟谁能笑到最后,在原地打转,有什么意思?”

说完这些,也不管幼安听进去多少,便挥手叫她回去。

幼安走出几步,又折返回来,在贺锦书面前径直跪下去,以晚辈之礼,认认真真地叩首三次。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,此时肯用这些话来点醒她,幼安都真心感激。只有强者,才有功过是非,弱者永远只是一粒尘埃。

与此同时,上官婉儿正在皇帝的寝宫之外,盯着几个小书女,把文书堆放整齐。朝政已经几乎全由天后做主,可天后还是会定期遣人来,把挑选出来的重要文书,呈给皇帝过目。事实上,皇帝对处理这些文书已经有心无力,每次都只是叫她们原样拿回去而已。可天后这一个看似多余的小小举动,却恰好好处地维持住了宫中二圣临朝的局面。

半开的殿门内,李旦正坐在他的父皇对面,两人对着一盘棋局,无声地对弈。

受头风症的影响,皇帝的视力也已经大大受损,正常的对弈对他来说已经有些困难,李旦不过是在陪着他打些简单的棋谱罢了。李治并不是那种后宫充盈的皇帝,可子嗣也不算太过凋零,如今能时常来陪陪他的,也就只有这一个最小的儿子而已。

“旭轮,”皇帝叫着自己幼子的乳名,脸上露出倦色,“朕这一生,也曾经想做很多事,可惜……我第一眼看见你母亲,便知道这注定是一个光芒耀眼的女人,朕心甘情愿,隐没在她的光芒之下。只是……世人对能干的女子,还是太不宽容了。”

李旦握着一粒圆润的白玉棋子在手里,始终沉默地听着。父皇真的已经老了,有时这样说着话,他甚至会叫错自己的名字,把他叫成“贤儿”或是“弘儿”,有一次甚至还把他当成了早已经被废黜的第一个太子李忠。

正这么想着,皇帝又开口了:“你早些回去休息吧,你的母后……唉,你也多多理解她的难处吧,好些事情,她也是情势所迫。”

李旦眼中微微动容,不知道父皇又把自己认成了谁,外面都说,五哥李弘是被天后逼死的,六哥李贤跟她闹得水火不容,七哥李显的妃子,因为惧怕婆母绝食而死……他心里清楚,这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。可这些年来,他也实在对这个母后亲近不起来。

他站起身,把棋子“哗啦”一声倾倒回小钵内,退出了皇帝的寝殿。

走出殿门时,原本面容清冷的上官婉儿,目光忽然变得热切起来。可李旦却像没看见一样,一步步从她身边擦身而过。

上官婉儿的脸上,飞快地闪过一丝失望神色,终于还是不甘心地几步追了上去:“殿下,那个幼安,您打算怎么处置?”

李旦轻轻摇头:“这件事你不必管。”他把那张关键的证据交给幼安时,其实存心是要试探她,看她究竟会何去何从。连他自己也不能理解,他竟然还想给她一次机会。他从慧安口中,百般温存地套问,已经猜到了,她们姐妹两个背后另有一个主使人。

“殿下,”上官婉儿的冷静从容,在他面前终于维持不住了,“她宁愿认下自己跟人私通,都不愿意把那张证据公之于众,这还不够么?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,她就是四郎君的人。”

她咬住了嘴唇,脸上泛起一层红来:“四郎君也曾经找上过我,可是我……我只愿做殿下的人。”

李旦回头看她,目光一派清明:“孤说了,这件事你不必管,你是上官家的血脉,本就不该明珠蒙尘,孤从来没想过真把你当做一个暗子使用,你也不必再说这样的话。”说完,他便大步走出了上官婉儿的视线。

上官婉儿眼睛里浮起一层泪光,即使是最理智的才女,在被心仪的男子当面拒绝时,心里也会同样难堪。李旦原本就是个理智超群的人,她只是看见他因为幼安一再改变自己的原则,才大着胆子试了一试。她不懂,自己哪点比不上那个人,她甚至还有一个最忠诚的心。

幼安遇上的事,自然瞒不过武皇后。才第一局就被人杀得落花流水,其实武皇后心里很不高兴,已经把幼安划进了“不中用”那一类。可是当她随后看见幼安仍旧照常当值随侍,甚至事情照旧做得一丝不苟,在有人提起这件事时,还能不急不躁地调抗上几句,心里又对她刮目相看。没有人能永远顺遂无波,这份心性实在难得。

只有裴适真入宫见武皇后时,见了她便迎面抱住,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紧紧地搂着她。裴适真的言谈举止,已经很接近正常人,只是在幼安这,仍旧是说抱就抱,抱住了又一声不吭。

入冬时节,武皇后便开始命人筹备一场小宴,说是内弘文馆的书女们,要答谢贵胄和臣僚的照拂。名头是这样,含凉殿里的人都清楚,武皇后是想再最后把心里的几个候选人拿出来比较一下,最终确定合适的人选。

小宴就设在含凉殿中,只邀请了一些向来与天后交好的近臣,和一些尚没有官职的文士。因为名头是答谢,这次小宴的菜色,就由含凉殿的几位宫女准备。

大唐贵族向来对宴席情有独钟,每次宴会无论大小,总喜欢玩出点新鲜花样来。这一次,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提出来的主意,要让这些平日里拿惯了文书纸笔的女官们斗菜。

方法倒也简单,膳房送些食材来,每人一份,有菜有肉。正式开始之前,每个人都有一次从别人的食材里强行取走一种的机会,互相取过之后,每人都需要自己准备一道菜肴,送上宴席供人赏鉴品味。

加了这么一个小花样,原本简单的斗菜,就带上了些斗智的意味。

贺锦书宣布开始之后,王莹萱第一个起身,径直走到幼安面前,直接取走了她面前食材里的羊肉。没有了肉,任何口味丰富的荤菜,都没办法做了,王莹萱抱的就是这个心思。

又有几人从别人的食材里挑挑拣拣取走了一些之后,轮到了上官婉儿。她一动手,幼安便不得不承认,王莹萱实在跟她不是同一个水平上的。上官婉儿不取她的菜,却直接拿走了她那份里可以用来去除肉类腥膻气味的调料。

没有了这些香料,就算幼安再从别人那里把肉拿回来,也根本没办法做菜。

终于轮到幼安从别人那里取回一样时,她的面前已经被人拿得七零八落,根本不剩什么了。所有人都有些好奇地看她,不知道她还能靠拿些什么来挽回一点局面。虽然只是游戏而已,可一切举动,都被天后冷眼看着,也都知道天后其实在判断她们的能力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