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木豆小说>其他小说>师妹无情,谪仙夫君请留步> 番外:秦瑾良之细水长流

师妹无情,谪仙夫君请留步 番外:秦瑾良之细水长流

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。?

时间久了我已经忘记了她的相貌,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却留在了我的心底,让我念念不忘。

我当时就在想,如果非要找一个人度过余生的话,那个人只能是她。

但是,我仅仅见过她一面,之后她再也不曾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,听说她被送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今生能否再回到帝都都是未知。

我心疼她的遭遇,对她的牵挂更深,每日都在幻想着她长大以后的模样。

众所周知。大长老之女孟于蓝对我有意,我也曾被她的好打动过,只是若是可以选择,我依然喜欢的还是曾经的那个小女孩——君解语。

也许是上天垂怜,王太子意外亡故,君解语回到璃琉大陆成为王太女,看着已经变成明媚少女的她,我的心再次不规律的跳动,我的人生仿佛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,那就是与她在一起。

她离开的时候还很小,早已不记得我是谁,但是没关系,哪怕忘记了过去,至少我们还有将来,只要我全心全意的待她,总有一天她会知道我的好。

于是我频繁的到访东宫,哪怕被拒之门外也乐此不疲,然而她总是淡淡的,哪怕她对着我笑,我依然觉得她离我的距离很远。

孟于蓝见我对君解语有意很是伤心,我怜惜她,却不愿意为此放弃我快要到手的幸福。

我充耳不闻白子勋与君解语之间的暧昧,让自己沉浸在能够与君解语共度一生的快乐之中,哪怕父亲气出病来,哪怕对我们不看好的人多过祝福,我始终不改初衷。

成亲那天,我早早的起身准备妥当,想让君解语见到我最为美好的时刻,却在迎亲的途中遇到孟于蓝抢婚,她放下了一切,来的义无反顾,只可惜我心中爱的不是她,唯有选择辜负。

有惊无险的到达婚礼现场,可是君解语却在毫无预兆下还没有拜完堂时离开,尽管我的王太女夫的位置不变,然而我依然成为了璃琉大陆的一个笑话。

我的心很痛很痛,却依然强笑着为君解语找好各种理由。只是理由再冠冕堂皇,哪怕能骗得过别人,却骗不了自己。君解语所爱的人始终是白子勋,不是我。

君解语从来不与我圆房,就连成亲前假装的体贴温柔都没有,孟于蓝曾问过我是否后悔,我的答案是否定的,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都要走下去。

我在东宫的日子称不上好过,与笼中鸟没什么区别,但是当君解语决定将我重新放飞的时候,我并没有感到轻松,因为我知道我与君解语之间最后的牵连也不存在了。

不久后,君解语重新娶胡靖轩为夫,胡靖轩与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,我能给君解语的是陪伴,而胡靖轩能给君解语打拼天下,在大多数人眼中,胡靖轩更为适合成为王太女的夫,而我注定会成为他人讳莫如深的历史。

祭司府上都想瞒住我,然而我却非得要去婚礼的现场看一看,因为唯有这样我才能够相信,才能够死心。

这次君解语成婚仍旧穿着与我成亲时的那套王太女服,面上依旧看不出是欢喜还是落寞,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半途离开,我也未见到她所爱的白子勋。

若说我是权利下的牺牲品,那么白子勋又何尝不是呢,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一而再的为了权势娶了别的男子,恐怕他心上的痛比我还要多吧!

我恶趣味的想:你瞧!人生就是不能去对比,找到一个比自己过的更加不快乐的人,就会发现自己居然还算是幸运的了。

父亲离世,大哥回归,我的家随着璃琉大陆一起风云变幻。

我逐渐褪去身上的青涩,也同样褪去了一往直前的热情,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,也不明白活下去了意义。大哥说人生有很多种,有的先苦后甜,有的先甜后苦,不努力活的久一点,怎么能知道自己是哪一种呢。

我扯看嘴角笑了一笑,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前世的记忆逐渐苏醒,同一个灵魂体会着不一样的人生,这种酸甜苦辣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懂得。

前世的君心语善良柔弱,今世的君解语寡情果断,明明是两种不同的性格,可是我却知道她们是同一个人,论起我最喜欢的是哪一个,那必然是君心语,然而前世君心语的死是我一辈子的最痛,如果她只能有一个人生的话,我还是希望她是君解语,至少她是有目标的活着的,即便她已经不愿意再与我一起。

我爱君解语爱的并不是毫无理由,尽管前世今生我们都是错过,不过至少我们曾经相爱过,我已经足够。

而无论是今世的孟于蓝,还是前世的林诗曼,她骨子里的东西从未改变,一样的爱我,一样的义无反顾,她人生的悲剧有一半是我的原因,我对她有责任,尽管这种责任不一定是爱情。

我努力做一个不一样的自己,可是却听闻孟于蓝失踪,更有甚者说她已经亡故,那一刻,我的心一痛,我才发现原来我并非是毫不在乎。

孟于蓝的命很硬,我不相信她就这么离开人世,我让大哥算了一卦,看看她究竟在哪里,得知她仅仅是离开了帝都,于生命无碍,我的心放回了原处。

大哥说孟于蓝的身份不一般,弄不好就是一场璃琉大陆的祸患,唯有我陪在她身边,监督着她不走歪路才可挽留一二。

孟于蓝不是许默的亲生女儿,这一点我早已猜出,可是却不曾想她居然能和王扯上关系,更没有想到她会是公孙家的后人。

在我的思想里,国家大义始终离我很远,却又似乎总离我很近,我想逃脱命运的捉弄,却总被命运束缚,到如今我已觉得做什么都好,既然君解语爱的不是我,那么能做些对她有利的事情也好,再说孟于蓝何尝不是我所放不下的劫难,纠结了两世,我希望能给她一个好的结局。

孟于蓝回都城,偷偷的给我带信,问我愿不愿意与她一同离开,我清楚她只是这么一说罢了,她的形势远比我要危险的多,她真的想带我走的话,半夜打晕带走都有可能,不会用这么温和的方式,尽管她霸道不讲理,可是在潜意识里她还是将我的安危放在首要的位置。

想到此,我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,原来被爱也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。

我的包裹早就收拾好了,因此我只和大哥打了一声招呼便跟着来送信的人离开。

孟于蓝看到我很惊讶,眼睛瞪得大大的,张了张嘴却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。

我笑着走近她,对她说,“我饿了!”

白日里我就没吃多少的食物,再加上走了那么久的路,肚子的确是有些不争气的叫了。

“哦!”孟于蓝傻呆呆的点点头,一下子握住我的手,再也不肯放开。

我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,将那份颤抖抚平,用我的行动告诉她,我就在她的身边,并且会一直一直在她的身边。

话本上都说两个人在一起后本该是花前月下、互诉衷肠,而我与孟于蓝在爱情的面前都是新手,况且之间都有一些别扭,因此交流并不多,只不过会每日一起吃三餐,在细水流长之中感受岁月静好。

我以为我与君解语之间会从此不复相见,却没有想到会在暗阁里相遇,我不知这是缘分还是一种孽缘。

我表面上按照大哥的计划行事,暗中的我已经学着放下,只暗中将君解语在我们大婚前送的信物默默的退回,并且附送了一封书信,上面只留短短的一句话:沧海桑田,唯愿几亩良田,男耕女织。

这一封信过后算是断了我与君解语之间所有的情分,失落是有一点,但是还有一点解脱,不禁自嘲的一笑,原来爱一个人太久真的会累的。

君解语从来都是一个守诺的人,这一点我始终坚信。孟于蓝失去了一切,但是我们却收获了一份静谧。

我问她,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孟于蓝一愣,好半天缓不过神来,我耐着性子将她抱入怀中安抚,她忽然“哇”的大哭一声,将她这半生中所有的痛、不甘、委屈都发泄了出来。

我这才知道在她看似薄凉的外表之下藏着一个不被人察觉的灵魂,这个灵魂自卑、不安,渴望被安抚。而我就是她灵魂的救赎,我安抚着她的后背,将头埋入她带着馨香的颈项之中,告诉她,“一切都过去了!”

后来,我们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生了一双儿女,过的日子平淡又幸福,孟于蓝的性子在有了两个小魔头之后温和下来了许多,颇有几分前世林诗曼温婉的样子。

我与孟于蓝在夏日当中坐在大槐树下乘凉,看着儿女在院子里打打闹闹,孟于蓝将头靠在我的肩膀,问了一句她困扰了她多年的问题,“你爱我吗?”

女人呀!总是在这个问题上犯傻,在我看来爱的定义有很多种,有的轰轰烈烈,像当初的我对君解语,也有的是细水长流,像现在的我与孟于蓝,所以我是爱她的,不是刻骨铭心,却温暖了整个岁月。

“那如果到了现代再让你选择一次,你还会选择我吗?”孟于蓝不甘心,接着问道。

现代于我而言早已是前世之事,我没有办法为那个时候的自己做决定,人生最为重要的是珍惜眼前!

这一刻,在我的心里孟于蓝无可替代!

-本章完结-

...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