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执反派的小仙女[穿书] 46.第 46 章

此为防盗章,不要跳订辣~

半分钟后,柳绵绵重新探头,沈慎行已经不见了,她正大光明地趴在阳台看。∪杂Ψ志Ψ虫∪前方的操场上,有矫健的打篮球的少年的影子,也有听着歌夜跑的学长,还有摸黑谈恋爱的小情侣。

柳绵绵趴在阳台上,乌黑的眼眸滑过寸寸夜空。

沈慎行靠站在宿舍楼不远处的树下,望着阳台上少女孤独的身影,心底没由来地触动了一下。

像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,伸出利爪将他的心紧紧勾住。

有些痛,又有些期待。

柳绵绵在宿舍收拾东西,明天学校放假,后天进组拍摄,正好能留出一天时间给她搬家。

她收拾得满头大汗,幸好才开学东西不多,堪堪装了两大个行李箱,外加几个小包。程欣冲进宿舍,一把拉住柳绵绵:“绵绵!你跟我老实交代,你什么时候和沈学长在一起了!”

殷丽在后边儿,也好奇地看过来。

柳绵绵缩回自己的手:“我没和他在一起。”

程欣轻哼:“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。你们没在一起,沈学长为什么要主动亲你?亲了足足一分钟啊!他们拍了照片和视频,没事我监督他们删掉了,你不用紧张。”

殷丽在一旁听得呆了:“绵绵你和沈学长亲了足足一分钟?沈学长太持久了吧?”

柳绵绵薄薄的脸红了红,她跺跺脚转身,满脸别扭:“没有亲没有亲。”

“什么都没做。”柳绵绵恼羞道。

程欣和殷丽对视一眼,笑着上来哄她:“好,没有亲,不过是被沈学长壁咚了一分钟而已。哪怕被壁咚一分钟,我也愿意啊!沈学长可是咱们学院的高岭之花,是无数少男少女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。绵绵你就当我嫉妒你好了。”

殷丽平日里安安静静的,没想到吃起八卦来却毫不含糊。她不好意思问柳绵绵,一整个晚上欲言又止,柳绵绵眉心一跳,强行装作没看见。

柳绵绵收拾好了东西,程欣和殷丽打算帮她把东西搬过去以后再回家,柳绵绵拒绝了:“那边的房间我需要先过去清洁整理,弄完后得到晚上了,你们先回家吧。晚上我找车帮我拉过去就行,反正也不远。”

殷丽是外地的,火车票本就买得早,而程欣有亲戚结婚,正赶着回家当伴娘,听她这么说,也不再坚持。程欣拿出手机:“我问问周盛明有没有时间,让他接你过去,你给他钱就是了。”

“不用了,他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程欣打了个响指,见柳绵绵不太赞同,她笑道:“不怕,到时候你给他点钱就是了。周盛明再风流,也是沈学长的朋友,你晚上找外面的陌生司机更不安全。”

柳绵绵只好点头,她倒不是怕周盛明,她是怕遇到沈慎行。

刚刚的事情原本她还没什么感觉,独自一人收拾东西想了几个小时后,那种羞涩和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清晰。她简直恨不得脑袋罩上被子出门,现在她连直视沈慎行的勇气都没有。

生怕看见他那双狭长勾人,似笑非笑的双眼。

好像他一笑,自己就会莫名的心跳加快,莫名的脸红。

周盛明在游戏里死掉以后,就这里贱一贱那里骚一骚,收到程欣的微信后,他摸着下巴走到沈慎行面前:“爸爸,学弟东西有点多,让你明晚去接接他。”

沈慎行头也不抬:“你去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话虽如此说,第二天晚上,他准时到了女生宿舍楼下,周盛明靠在宾利上还有些纳闷,为什么学弟会从女生宿舍楼上下来。

当他看见浑身背着好几个小包,一手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的柳绵绵后,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:“你?”

柳绵绵见到周盛明,艰难地拉着行李箱走近:“你好,麻烦学长了。”

“不,不麻烦。”周盛明愣了愣,赶紧把她的行李箱拉杆收起来放到后备箱,再把她身上的大包小包取下来放在后座上。

柳绵绵坐在后排,周盛明通过后视镜看了她半天,看得柳绵绵浑身不自在。

趁着后排的少女不注意,周盛明赶紧去骚扰段剑舟分享这个惊天大秘密。

【你知道那个租了小阎王房间的学弟是谁吗?】

【是小阎王刚认的妹妹柳绵绵啊!】

【说好的学弟怎么变成妹妹了?】

【你说我要不要跟小阎王说这事儿?小阎王知道后会不会扒了我的皮?】

【不行,我把柳绵绵送到小阎王的家后立刻开车逃离现场,剩下的事儿就不归我管了。】

段剑舟从游戏里抬起头来,看完消息后他微蹙起眉,回了周盛明一个“?”

【对不起,您的消息已发出,但被对方拒收,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】外加对话框旁一个鲜红的感叹号。

这怂货。

周盛明心里紧张又刺激,小阎王脾气那么臭,有个学妹镇压他,他是不是就会对别人温柔一些?小阎王变成如来佛了,自己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。

周盛明心里美滋滋地想着,他把柳绵绵的行李搬上来后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他又回头,清清嗓子假装正经地说:“房租你转给我吧,我帮你转给房东,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。再见。”

说完他溜得比谁都快。

柳绵绵环顾周围一圈,拖着行李箱进房间关好门整理收拾起东西来。

房间确实挺不错的,宽敞明亮,和学姐住也很安全。

周盛明溜走后,思索片刻点开微信问程欣。

哥哥打游戏吗我萝莉音:【在?你男的女的?】

爸爸今天一定要拿第一滴血:【撩骚滚!你爸爸我货真价实的女孩子。】

哥哥打游戏吗我萝莉音:【……】

现在的女孩子都自称爸爸吗?周盛明看着自己的微信昵称陷入了沉思。

或许,他看见对方的昵称误以为对方是学弟,对方看见自己的昵称误以为自己是学姐……

周盛明猥琐一笑,驱车离开。

柳绵绵收拾到半夜,终于把房间整理干净了。

客厅传来开门声,柳绵绵以为是学姐回来了,她拍拍身上皱巴巴的衣服,脸上端着灿烂的笑容打开房门跑出来。柳绵绵特意提高了音量:“学姐好……”

好字有一半的音都被她吞下去。

柳绵绵的笑僵在脸上,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口同样顿住,像被人点了穴的沈慎行。

沈慎行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薄卫衣,卫衣宽松,衣帽罩着他的脑袋,只留出额前凌乱的些许碎发。他面无表情的脸原本有点儿困,陡然看见柳绵绵,他那双狭长的眼稍微睁大了些。

看起来受到了惊吓。

柳绵绵站在客厅中央,手足无措。

不是说好的是学姐吗?怎么变成沈慎行了?柳绵绵自作多情地想,或许他是学姐的弟弟,或者是学姐的男朋友?

反正绝对不可能是房东,她的合租室友。

沈慎行掀了掀眼皮看过去,客厅的水晶灯很亮,乳白色的光尽数落在少女有些灰扑扑的白T上,她立在朦胧之下,精致的脸蛋儿有点脏,像贪暖被烤焦了毛的猫儿。

兴许是太热太累,她脸蛋儿红润,被汗水打湿的乌黑的发弯弯曲曲的贴在脸颊上。少女小口地喘着气,那双精致的杏眼正无处安放地转动着,看起来小心又局促。

沈慎行突然笑起来,声音低低的,有股说不出的愉悦。

他在玄关处换好了拖鞋,反手把门关上并上了锁。听见锁扣的声音,柳绵绵下意识后退两步,满脸警觉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我还想问你,你在我的房子里做什么。”沈慎行大步朝她走近,柳绵绵被逼得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。

他弓着腰,一字一顿望着少女的眼睛说:“这里,是我的家。”

“……”柳绵绵愣住。

“我租了那间房间。”她莹白的手指指了指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房门,沈慎行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,隐约可以看见少女的贴身衣物。

柳绵绵突然蹦起来,惊慌地挡在沈慎行身前,瞪着眼:“我签了合同。”

“也交了钱。”

沈慎行想起周盛明刚刚转过来的六千块钱,眉心跳了跳。

柳绵绵挺着胸脯立在他面前,沈慎行随意地扫了一眼,又鼓又挺。柳绵绵瞥见他漫不经心的眼神,慌张地抬手挡住身前,一脸警觉。

“我把钱退给你,你搬出去。”沈慎行转身坐下,打开晚饭开始吃起来。

“不行,你这是违反合同。”柳绵绵踩着拖鞋走过去,挡住他的光。

“房子我已经租下来了,我不会搬走的。”她皱眉道,明天就要进组拍戏了,她哪里有时间去找房子再搬一次?

沈慎行抬头,上身往后一靠,双腿交叠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搬?”

话音未落,柳绵绵晕在了沈慎行的怀中。

沈慎行沉着脸把柳绵绵抱上岸,他小心又温柔地把柳绵绵放在地上,对准她的嘴毫不犹豫的做人工呼吸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