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木豆小说>都市小说>往事追忆泪成风> 3结婚纪念日啊,我去会不会不太

往事追忆泪成风 3结婚纪念日啊,我去会不会不太

秦志强立刻打电话给了季霖晨,让他赶过来。

季霖晨接到电话,立刻赶了过去。

情况比想象中的严重很多,床上都是血渍,刀上也有秦志强的指纹。而秦志强坚决否认自己的罪行,他甚至根本没有拿过那把刀,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指纹沾上去。但是秦志强也喝了不少酒,所以并不是很清醒。

季霖晨让秦志强先不要说话,一切都由自己来说。

“季大律师,很久不见啊!”带头的张毅的警长见到季霖晨,语气略带戏谑意味,曾经是同事的他们一起出生入死,情同手足,现在却如同陌路人。

“现在都身为警长了,看来上头很重视你啊!”季霖晨对于张毅的态度,心里略有不满,但是毕竟自己是那个先离开的人,遭受白眼是必然了。

“哪能和你比,季大律师当年可是破案无数,风头无俩,我这样小小的警长之流,又怎么能入得了你的眼!”季霖晨让张毅最为不满的一点就是,在他可以升职,成为警察局局长的时候,却离开了他和手下的一帮兄弟,理由居然是警察钱太少了,根本不符合他这个高等学府法律博士的身份!

若是平时,大家也可以理解,以季霖晨的条件,在警察局里做事,确实委屈他了。但是当时正好有个非常重要的案子正在进行,正好有突破的关键点时,他却突然退出了,导致整个案子的流程突然中断,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办法破案,罪犯至今仍然逍遥法外!季霖晨平时都把正义感,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,却说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,把大家三年的辛苦付之一炬!

曾经是他手下的张毅,当初有多崇拜季霖晨,如今就有多厌恶他。他不懂季霖晨为什么能够为了钱,放弃那么重要的案子,即使想离开,最起码把案子破了啊,就着急这一时半会儿吗?

“张警长说笑了,再风光也是过去事了,现在我只是一个律师,虽然收入还不错,但是得仰人鼻息生活。不比警长,还能保留尊严。”

张毅听了季霖晨这番话,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,他甚至想往季霖晨脸上来上一拳。但是作为一名警察,他不能这么冲动,捏紧的拳头渐渐松开,抢过手边警员的板子,说:“季律师,快点开始吧,时间了不等人!”

几番谈论下来,季霖晨这边一点优势都没有。尽管没有杀人动机,但是证据确凿,又不能保释,季霖晨只能悻悻而归。

秦东升听到消息后,立刻打电话给季霖晨,要他一定要保秦志强的安全,如果成功,他把弥新新造大厦的18层送给季霖晨,作为律师事务所。季霖晨正头疼自家的事务所位置偏僻,上门的客户不多,加上自己没有特别出名的案子,尽管收入比当警察那会儿高很多,但是也没法上更高的层次。家里除了他以外的同龄人,都在爷爷的公司上班,收入不菲,而他坚持在外面做自己的事业,难免被人轻视。

这件事若是成了,对他事业帮助,可以说是一跃千里的程度。他不能失败。

所有的线索集中在一起,突破口只有那天早早就离开的成英。

成英那天从酒店离开以后,就没有人影了。警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在外省的一家旅馆里,找到了她。

成英从警局出来以后,就被季霖晨拦住了去路。

“你做什么?”成英很警惕地看着季霖晨,上下打量了一番,西装革履,面目清秀,看起来不像是那些会冲上来要电话的猥琐男。

“我能请你吃个饭吗?”季霖晨问。

“呵……”没想到还是一类人,只是外观与众不同些。成英摇了摇头:“我对你不感兴趣。”

“看来我说的太委婉了些。”季霖晨嘴角扬笑,“我姓季,是景和律师事务所的挂牌律师……”

“哦,那个杀人犯的律师是吗?”成英不屑一笑,“我劝你还是不要费心思从我这里套话了,我要说的都告诉警官了,“而且我知道你要是强行问我话,我是可以告你的,甚至可以让你的律师执照被撤销!”

“你想太多了,”季霖晨不屑地一笑,“我爷爷曾经也是著名的律师,他和所有律师协会的人关系都不错,你觉得我在没有把握的基础上,敢随便来找你吗?”

“你威胁我?”

“不敢,你放心,我只是简单问个话而已,如果有什么事,到时候法庭上,我也一样不敢拿你怎么样?是不是?”季霖晨说,“到时候官司输了,对我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“那好吧,量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!”

“那请吧……”季霖晨打开了自己的车门。

“车子不错嘛!”

“要是官司赢了,我可以换成更好的。”

“那你没有机会了,你的委托人注定要坐牢了。”成英坐在了副驾驶,微笑着看着进来的季霖晨,“我正好还没有吃饭,既然你请我吃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季霖晨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头玻璃,点燃了发动机:“去哪?”

“你家吧。”

“我家?”季霖晨想到家里那位还躺在床上休息的太太,心里并不好受,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她,只是不希望她的存在,影响了这件案子。

“怎么,怕了?家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吗?”成英戏谑地问。

“没,没有。只是家里没有什么吃的……”季霖晨拿出了手机,打电话给了家里的保姆,“王姨,我有客人要来,做点吃的。”

“太太说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,已经准备好了,都不肯让我插手,”王姨说道,“客人有什么忌口的吗?”

季霖晨看了一眼成英,成英摇了摇头。

季霖晨继续说道:“那好吧,多准备一双筷子就行。”

挂了电话,成英忍不住问:“结婚纪念日啊,我去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没事,我和她单独过,我反而不舒服呢……”季霖晨早就忘了这件事了,本来这场婚姻,对他的意义不过是繁衍后代罢了,这种纪念日,对于他来说,根本不当一回事。

昨天还去把期待已久的孩子打掉了,今天却要庆祝?这种行为会不会太讽刺了?杜雨岚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