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木豆小说>其他小说>重生八零,媳妇有点甜> 【正文】125他不走,你就走!

重生八零,媳妇有点甜 【正文】125他不走,你就走!

疯子仰头,几口就喝完了。

“好一点没?”秦筱筱关心地问。

疯子蜷缩着身体,靠着墙壁坐在地上,他抱着头,没吭声。

秦筱筱走过去,摸了摸疯子的额头,却发现火一般的烫,吓得她赶紧缩回了手,“很难受吗?”

疯子发出低低的痛呼声,拼命摇着头,像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。

“我给你按一按!”秦筱筱给疯子后脑的位置轻柔地按摩,她能感觉到疯子似乎安静了一些。

随着秦筱筱的靠近,疯子确实感觉好受了点,他闻着秦筱筱身上那清冽的淡香,只觉得脑袋里那拼命跳动的神经都安静了许多。

然而,这也就是一时的缓解,随即,疯子就再次抱住了脑袋,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痛吼,猛地朝墙上撞了过去。

“阿峰!”秦筱筱惊叫一声,想拦却没来得及,疯子的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眼看着疯子抱着脑袋拼命朝墙上撞,这茅草屋都是泥巴砌的墙,并不是特别牢固,被他一撞,就撞出一个坑来。

“阿峰!”秦筱筱生怕疯子把墙给撞塌了,赶紧上前抱住他。

疯子的力气却奇大无比,秦筱筱根本就拦不住他,她只能靠在墙上,试图用身体阻止疯子的自残。

疯子似乎还有最后一点神智,撞过去的时候,看到秦筱筱,他竟然中途改道,去撞地面了、

“咚咚咚,”

那一下接着一下猛烈的撞击,让他的额头糊满了尘土和鲜血,他眼底赤红,神情痛楚,全身肌肉紧绷,仿佛正在经受着酷刑一般。

秦筱筱看着疯子瞬间撞的头破血流,而且还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,好像更加难受,她心里也焦急万分。

怎么办?

要不要再带疯子进灵泉空间泡温泉?上次他发病,泡了温泉水后立马就安静了,虽然温泉水不能治根,但是对缓解病情和疼痛应该还是很有帮助的。

秦筱筱想着,就打算再带疯子进空间,可就在这时,她看到李兰英房间亮起了灯,是李兰英听到声音,端着煤油灯匆忙走出来了。

“小小,阿峰这是咋了?”李兰英看到疯子的模样,当时就被吓了一跳,煤油灯都差点没拿稳掉到地上。

“他脑袋被人打过,估计是后遗症!”秦筱筱一看到李兰英过来,赶紧打消带疯子进灵泉空间的念头,她也暗自庆幸自己及时看到了李兰英,不然刚刚要是没注意,直接带疯子进了空间,那李兰英看到他们凭空消失,不是认为见鬼了,就是会当场吓得心脏病发作。

“后遗症?那又是什么病?”李兰英听不太大明白秦筱筱的话。

“就是他脑袋被人打过,还没完全好的意思!”秦筱筱现在也没空仔细跟李兰英解释,疯子已经痛的脸色煞白,全身都被冷汗浸湿了,原本英俊阳光的俊脸都变的狰狞扭曲了。

疯子这一次发病,明显比上回更加严重。

“这可咋办啊?”李兰英也紧张的手都在抖。

秦筱筱见李兰英手上的煤油灯摇摇欲坠,这可是家里唯一的照明工具,她连忙提醒道:“奶奶,你把灯放下,给我倒点水来。”

“哦,好!”李兰英双手哆嗦着,小心翼翼将煤油灯放在一旁,就去倒水了。

秦筱筱趁着李兰英现在在灶房里,瞅准时机,心念一动,瞬间进入了灵泉空间,一进去就直奔冷泉石壁。

此时的秦筱筱心脏怦怦狂跳,她没有时间再考虑,因为她无法眼睁睁看着疯子病发痛苦难忍。

最主要的,还是秦筱筱莫名感到害怕,她有一种感觉,这回如果她不救疯子,疯子可能会死。

石壁上的冷泉水还是缓慢的在往下滴,石壁下面只有很小的一汪冷泉水,但是这里的灵气却浓郁的仿佛如有实形。

可想而知,这冷泉水每一滴都是如何的珍贵!

秦筱筱不敢耽搁,她顺手摘了一片草叶,贴在了石壁上,接了三滴冷泉水,便赶紧出去了。

这边秦筱筱刚从灵泉空间出来,就见李兰英端着一瓷缸的水正从灶房里转过身来。

时机把握的刚刚好!

秦筱筱顿时松了口气,却也感到后怕,如果刚刚她慢了一步,被李兰英看到她突然凭空出现,不知道李兰英会不会是认为见了鬼。

其实保险一点的做法,是秦筱筱出去再进灵泉空间,可是谁叫疯子紧紧抓着她,让她根本无法挣脱呢?

眼看着疯子还在拼命撞地,他抱着头,整个人都形如癫狂,已然失去神智。

秦筱筱连忙抱住他的脑袋,一边在他耳边轻言细语的安慰他,一边顺手将草叶上接的三滴冷泉水塞进他嘴里。

秦筱筱是看着疯子病情严重,所以给他喝的冷泉水比她自己之前喝的还要多一些,她现在已经顾不了太多事,只能跟着直觉走。

她知道这三滴冷泉水喝下之后,疯子肯定会好转,而且他的身体也会随之得到脱胎换骨一般的淬炼,他脑袋上的伤也肯定会好。

至于他的记忆能不能恢复,秦筱筱却没有把握。

“小小,水拿来了!”李兰英端着水走过来的时候,秦筱筱已经将草叶也塞疯子嘴里了,这可是冷泉边上长的草,虽然她不认识这是什么草,但同样是直觉,她知道这草绝对也是好东西。

“奶奶,你先拿着,阿峰好像好一点了!”秦筱筱都没时间抬头,她一直盯着疯子,明显看到他在喝下冷泉水后,痛苦狰狞的神色平复了些许。

李兰英也眯着眼睛看过来,但堂屋这里太黑了,煤油灯放在地上,被外面的风一吹,灯罩里的灯芯都在抖动,那灯光摇曳着,让她根本就看不清楚,只依稀看到秦筱筱似乎是将疯子抱在怀里的。

李兰英心里就不怎么舒服,但疯子发病太可怕,她也没时间去说秦筱筱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秦筱筱看到疯子喝下冷泉水之后,神情果然放松了下来,他也不再抱着头撞地,而是好像全身脱力一般靠在秦筱筱身上,眼睛半睁着,却没什么神采。

“小小,阿峰他怎么样了?”李兰英凑近了一些看,只看到疯子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,整个人好像完全没了力气,瘫软在地上,只有脑袋靠在秦筱筱肩膀上。

李兰英眉头皱的很紧。

“应该好一些了。”秦筱筱摸了下疯子额头,还有点烫,但已经不是刚刚那样灼手的温度了。

“那老这么躺地上也不是个事啊,小小,你看他能不能站起来,让他躺凉床上去。”李兰英语气不大好,“你一个女孩子,和男人搂搂抱抱的不像话,被人看见了怎么办?”

秦筱筱闻言,诧异地抬头看向李兰英,她不明白都到了这种时候了,李兰英怎么还在计较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。

疯子发病,她怕他会撞坏脑袋,才会在这扶着他,她怎么尽想着这样会被人看见?

况且这大半夜的,谁会没事跑她家来?

“阿峰?阿峰?你自己能起来吗?”李兰英推了推疯子。

疯子眼睫颤了颤,随即睁开眼睛,但眼神还是没有焦距的样子。

“阿峰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秦筱筱也在问。

疯子听到秦筱筱的声音,眼神才有所波动,转瞬就迎上了秦筱筱的视线,“小,小小……”

他的声音嘶哑,刚说了两个字,眉头就又皱了起来,神情也随即变的痛苦,“小小,阿峰,好,好难受!”

“你能起来吗?先躺凉床上去好不好?”秦筱筱虽然对冷泉水很有信心,但毕竟没什么经验,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。

而且疯子老躺地上也不行,他虽然瘦,但重的很,压的她肩膀胳膊都疼的要命。

“嗯。”疯子很听秦筱筱的话,虽然全身都疼,他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。

秦筱筱便扶着他走到凉床边,让他躺下,然后接过李兰英手里的瓷缸,让他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。

“你先歇着,如果有哪里不舒服,告诉我,我送你去医院!”秦筱筱叮嘱疯子。

“小小,要么你还是去找一下赤脚大夫过来?”李兰英不大放心,也是被疯子刚刚发病时可怖的样子吓到了。

“等等再看吧!”秦筱筱拧了把毛巾过来,仔细给疯子擦了脸上的汗,也将他头上撞破的地方清理了一下。

疯子或许是疼的太厉害了,又或许是太累了,在秦筱筱温柔的安抚下,很快闭上眼睛,呼吸变的平稳。

李兰英看着全心照料着疯子的秦筱筱,眉头已经快要拧成死结了,尤其是当她看到疯子睡着了,竟然还抓着秦筱筱的手时,更是快要克制不住怒气,“小小,你跟我来一下!”

秦筱筱回头看向李兰英,见她脸色不善地盯着自己的手,一低头,这才发现她的手竟和疯子的手十指紧握,她连忙掰开疯子的手。

“奶奶,有事吗?”秦筱筱现在对李兰英也不像从前那样百依百顺了。

“怎么?我现在都叫不动你了吗?”李兰英更生气了。

“奶奶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阿峰他……”秦筱筱为难地看着被她掰开手后,疯子再一次变的不安稳的睡颜。

“你就这么在意这半路捡回家的傻子?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”李兰英越想就越生气,本来她就觉得秦筱筱变了好多,不像从前那么听她的话了,现在见她竟然为了这疯子,连她都忤逆,让李兰英更加不喜欢疯子。

“奶奶,我没有!”秦筱筱叹了口气,最后还是站了起来,“奶奶,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“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带着这傻子?”李兰英突然语气很不好地质问起秦筱筱,她看了眼疯子那即使痛到扭曲,却依然俊朗的脸,眉心再一次拧紧,“秦筱筱,你给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看上这傻子了?你不想嫁人,是不是就因为这傻子?”

秦筱筱楞了一下,不由失笑,“奶奶你瞎说什么呢?我一直当阿峰是弟弟啊,我怎么会看上他?我不想嫁人,是因为我现在还小,还没想到那些事,这和阿峰完全无关的好吗?”

“那你准备什么时候送走他?”李兰英听秦筱筱这么一说,脸色缓和了一些,但还是沉着脸,“你一个大姑娘家的,身边成天跟着个男人,就算他是傻子,也难保别人不会说闲话!”

“随便别人怎么说,我问心无愧就行!”秦筱筱眯了眯眼,看来奶奶是容不下疯子了,至于李兰英是不是真的是因为担心她的名声,秦筱筱现在心里也不敢保证。

重生这段时间以来,让她认清了太多人,太多事……

“你问心无愧?秦筱筱你知不知道,口水能喷死人的!你不在乎,你也要考虑家里的兄弟姐妹会不会受你影响!”李兰英指着秦筱筱,气的手都在抖。

秦筱筱看着李兰英,只觉得心里那个慈祥和蔼的奶奶形象正离她越来越远,沉默了半晌,她问:“那奶奶希望我怎么做?”

李兰英呼哧呼哧的喘着气,她见秦筱筱服软,心里好过了一些,语气也就没那么严厉了,“等他这次病好了,你必须送走他,不能再让他在我们家里待着了!”

“可是,”秦筱筱扭头看了眼蜷缩在凉床上,睡的极不安稳的疯子,忧虑道:“他脑袋不清楚,又不记得他家住在哪,我将他送哪去?如果就仍在路边,那他会死的!奶奶,你不是最善良的吗,你也说阿峰来我们家后,帮了我们很多,什么重活都抢着干,有好吃的都想着先留给我和奶奶吃,你就忍心看着他继续流浪去吗?”

李兰英闻言也沉默了,她虽然在一些事上拎不清,但是她人还是不坏的,现在疯子病成这样,她是肯定不能就这样赶他走的,但是就算他病好了,他又能去哪?

“奶奶?”秦筱筱见李兰英不说话,以为是自己的话打动了她,她试图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劝李兰英留下李兰英。

然而秦筱筱还没开口,就见李兰英脸色一变,“小小,奶奶知道你心善,但是这件事上没得商量,你必须把他送走,不然你也别回来了!”

秦筱筱脑子里轰的一声,感觉自己像是被巨石迎面砸中,整个人懵了一下,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兰英,声音都有些发颤,“奶奶,所以你是想连我也一起赶走了?就跟我妈一样,不要我了?”

李兰英咬了咬牙,没有看秦筱筱,扭头就走。

她也是没有办法了,秦筱筱太不听话了,再不管束,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无法无天,今天说什么她都不会再松口。

她必须得把秦筱筱这性子拗过来!

“奶奶,你要我去哪……”秦筱筱今晚接连被李兰英的转变震撼,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过一直以来最疼爱她的奶奶竟然会赶她走。

“我不管你去哪,总之我把话放这,他不走,你就走!”李兰英语气生硬,头都没回。

眼看着李兰英出了堂屋,秦筱筱想要追过去问个清楚,脚步刚卖出去,就察觉到自己衣服被拉住了,她回头,便看见疯子正睁着通红的眼睛看着她,他眼底有着恐惧。

秦筱筱心头一软,她拍了拍疯子的手,安慰他:“别担心,我不会离开你的!”

疯子眨了下眼睛,眼中湿漉漉的。

“你先休息一会,我一会就来,有什么不舒服的告诉我!”秦筱筱再次叮嘱疯子一句,临走前还特地从灵泉空间里拿出一竹筒的水递给疯子。

她之前让疯子将比较粗的竹子砍成一段段的,贮了水放在空间里,这样方便随时都能拿出来喝。

秦筱筱一走,堂屋里再次暗了下来,疯子躺在凉床上,刚刚还布满了恐惧的双眸微微眯了眯,像是有些茫然,又好像有丝疑惑,接着便闪过清明……

夜已经深了,秦筱筱回房的时候,发现李兰英将门锁了。

“奶奶!”秦筱筱敲了敲门,“我们谈谈好吗?”

“没什么好谈的,小小,奶奶给你时间考虑,把那个傻子送走!你要知道,奶奶绝对不会害你,奶奶都是为了你好!”李兰英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,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强硬。

秦筱筱站在门口,心口发凉。

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,昨天奶奶明明还是那么疼她,为什么短短一天,奶奶就变的这么不尽情面不可理喻?

秦筱筱没有再说话,她拖着沉重的步伐去了堂屋,疯子好像是睡着了,堂屋里静悄悄的,他应该是刚刚疼的太厉害,这里面那么闷热,他都能睡的那么沉。

站了一会,秦筱筱见疯子没有再次发病的迹象,她才放心地回了自己屋。

秦筱筱没有发现,就在她转身的刹那,疯子睁开了眼睛,那双本就漂亮的眼睛,此时,亮若晨星。

……

秦筱筱心里压了太多事,一夜辗转难眠,早上起床的时候,眼睛下面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。

她去堂屋拿洗漱用具的时候,没看到疯子,本想问李兰英的,但李兰英一看到她就扭头走了,分明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。

秦筱筱也没像从前那样跟在李兰英后面转,她转身拿了洗漱用具,便出了门,朝河边走去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下一章»